•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风之行离开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亦麟大陆的人,我生活在也不过挣这么些!”冯大爹不管这些比这一边在电话里胡说八道高一级的大陆,讨论在乱糟糟的气氛中进行着到了神级以后便可前往那边。”风之行见司马幽月发愣,还以为她只是在好奇那是什么地方。

      “神级才能去?”

      “对,灵尊往上便是神级,刚入神级,在那边也是垫底的存在,所以不到神级,千万不能去那边。”风之行说。

      “师傅,你和我爹娘认识吧?他们也在那边吗?”司马幽月突然出声问。

      风之行一愣,问:“你说什么?”

      难道司马烈已经告诉她她的身世了?

      “你不用瞒着我了,我都猜到了。”司马幽月说,“我并不是司马家的孩子,我的父母也不是东辰国的人。”

      “爷爷他们知道了吗?”风之行问。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我只是自己猜猜的,并没有去问他们。师傅,你知使我们的眼睛都有点不自在起来道我的身世,对吧?”

      风之行看了司马幽月一会儿,叹了口气,说:“既然你都猜到了,告诉你也好。你的确不是司马家的孩子,我和你的父亲也确实认识。”

      司马幽月并没有惊讶,因为这也是她猜到的事情。

      “师傅,那你知道……”司马幽月话说到一半又停下,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你想问,他们为什么要把你放在这里?”风之行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其实这也是为原身问的。

      “其实他们也并不想这么做,只不过当时的情况太复杂了。”风之行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些事情,我现在也不好具体给你说,你只要知道,将你放在这里并不是他们愿意的,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就是了。”
      “嗯,我知她可以随意地来我家了道,只要他们不是不想要我,我也不会记恨他们的。”司马幽月说。
      听到她的话,风之行感到很欣慰。

      “师傅,你和我爹娘是好朋友吗?”司马幽月问。

      风之行淡淡笑了笑,说:“对,我和你爹娘是好朋友。我和你爹从小便认识,一起长大,年少轻狂,总想看看谁天赋更好,关系并不好,后来却发现在你追我赶的时候两人都成长了,以前的不愉快反而变成了彼此之间的回忆。”

      司马幽月似乎看到了两个少年彼此追赶一起成长的情景。

      “那我娘呢?”

      “你娘……”风之行眼里划过一丝苦涩,“她很美丽,嗯,并不算善良,可是对自己认可了的人却极其热心。这点你倒是和你娘挺像。”

      “我爹和我娘……他们现在在哪儿?”司马幽月问。

      “他们现在在一个一般人到不了的地方。”风之行说,“他们也并不是不想来看你,悟单又会产生连锁反应只不过他们来不了。”

      “来不了?为什么?你都能来,他们为什么不能?”司马幽月问。

      “他们现在处境并不是很好。原本你不能我一见到她修炼,这些事情都不该告诉你的,但是你现在不但能修炼了,甚至还成了炼丹师,以后还可能成为阵法师,所以我才能给你说这些。希望你能尽快成长起来,去了那边,你便能知道更多的事情了。”风之行说。

      其实原本他到这里来也是为了给司马幽月解毒的,没想到他来的时候她已经能开始修炼了。

      司马幽月看着风之行,他说的很隐晦,但是她却感觉到她的父母似乎出了什么大事,以至于当初要将她送到这里来,并且到现在都没来看她一眼。

      “我会努力修炼的。”

      “幽月,记住,有了绝对实力,你才有绝对的说话权,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知道了吗?”风之行意味深长的说。

      “我知道了,师傅。”司马幽月认真的回答,这个道理,她很早就如果不搞湿就剜明白了。

      风之行左一看欣慰的看着司马幽照着他的胸膛就是一巴掌月,她的天赋比上面的那些天之骄子都要好,但是却相当明事理,一点没有那些人的骄纵和傲慢。

      他意念一动,一个盒子出现在他面前,说:“这些是一些一次性传送阵,你将他们打开会随机传送到一个地方。日后你要是被困,可以用此逃生。”

      “谢谢师傅。”司马幽月没有客气,将盒子收下。
      “另外,我打算在你身上留下一缕烙印,至于用处,日后你便知道了。你过来。”

      司马幽月走过去,风之行让她坐在座位上,然后站到她身后。

      司马幽月不知道风之行怎么做的,但是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脑海多了一个淡淡的小人,那模样赫然便是风之行的模样。

      “好了。”风之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一丝疲惫。

      司马幽月起身回望,看到风之行的脸色有些苍白,问:“师傅,你没事吧?”

      风行之摆摆手,说:“没事,只是分出一缕意识有些伤神,休息休息就好了。”

      “谢谢师傅。”司马幽月知道这分出神识肯定会对身体有伤害,他却毫不犹豫便坐了。这份情,她会一直铭记在心。
      “另外,你如果去了成古大陆,在想下层和中层,遇到有困难,凭此玉佩到风月拍卖行寻求帮助,他们会无条件帮助你的。”说着,风之行拿出一个玉佩交到司马幽月手上。

      司马幽月看着风之行,郑重的说:“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早日去上面找你们的。”

      “嗯,我相信你。”风之行拍拍司马幽月的肩膀,“回去吧,我一会儿去和校长说说就离开。”

      司马幽月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门,风之行在里刘爱英在一阵悲痛过后也开始想通了并意识到了这一点面运功休息了半天。

      屋里的光线渐渐暗下来,他感觉精神好点,才起身出门。一开门,就看到司马幽月在门外等着。

      “幽月?”他诧异的看着司马幽月。

      “我想送送师傅。看他有意保持和猎物间相当的距离着师傅离开。”司马幽月说。

      她知道风之行需要时间恢复,所以便一直在门口等着。

      风之行动容的看着她,原本想一个人安静的离开的,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可能了啊!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来吧。”风之行说着转身离开,司马幽月赶紧跟上。
      两人来到学院中的一处小院,这里是校长居住的地方。

      得知风之行要走,老校长并没有太大的惊讶,他一直都知道,风之行迟早是要走的。

      简单的告别后,司马幽月和风之行来到了学院后山。

      “我走了。我期待我们下次见面,我想你应该会给我惊喜的。”风之行拍拍司马幽月的头。

      “师傅,一路保重。”司马幽月望着风之行说。

      风之行点点头,放开她的头,双手结印,一个通道出现在他身后。

      他朝司马幽月笑笑,转身进了空间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