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纷至沓来
      (感谢悠然蚊子、老陈xx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瑜伽山人、天下纵横有我的打赏,谢谢了。)

      六月十五,辰时。文震孟的灵柩回到了苏州。

      六年时间过去,郑勋睿再次见到了文谦康,不过看文谦康的神情,好像不是特别的悲伤,这让郑勋睿有了很多的感慨,感情是需要建立的,文震孟这一生,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沉湎于科举考试,连续参加了十次的会试,对家人缺乏起码的关心,与儿子文谦康之间的感情更是淡漠,后来到朝廷去做官,更是不可能关心家人的。

      感情是需要经营的,哪怕是父子之间,无缘无故的爱恨是不存在的。

      灵堂早就布置好了,文震孟是苏州的名人,早就有人关注这一切了,当然文家的神奇,不仅仅是文震孟高中状元,更加令人羡慕的是文震孟的孙女婿郑勋睿也是殿试状元,这就让文家更加的不同了。

      相关的布置事宜很快铺开,这一切重点是管家负责,帮忙的人不少。

      文震孟的灵柩回到家中,前来吊唁的人开始陆续到来,邻里乡亲的吊唁,大都是文震亨出面,他与周围人熟悉,郑勋睿主要是陪着。

      第一个赶来吊唁的官员,是漕运总督、江北四府三州巡抚、领户部尚书衔的杨一鹏。

      杨一鹏的到来,让郑勋睿有些吃惊。

      漕运总督府设立在淮安府城,淮安距离苏州六百八十里地,杨一鹏从淮安赶赴苏州,至少需要三天以上的时间。能够在葬礼第一天就赶到苏州府,说明杨一鹏早就做好了准备,也是实心实意的前来吊唁文震孟的。

      杨一鹏必须要来参加文震孟的葬礼,他和文震孟不是特别熟悉,打交道不多。但是与郑勋睿之间的渊源是不一般的,郑勋睿回到南直隶,杨一鹏就得知了消息,他前来吊唁,主要还是要见到郑勋睿,两人之间有一些事情需要交谈。

      郑勋睿是杨一鹏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崇祯八年初,流寇进攻凤阳府城,若不是郑勋睿率领郑家军抗击流寇,打败了流寇并生擒曹操罗汝才。后果不堪设想,凤阳府城真的失陷,杨一鹏不要想着能够活命,他的家人也注定要受到牵连,这可不是一般的恩情,自那以后,杨一鹏一直想着感谢郑勋睿,也期盼和郑勋睿之间建立起来良好的关系。

      郑勋睿和东林党人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杨一鹏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漕运总督,江北四府三州的巡抚。杨一鹏对东林党人的做法是很有意见的,江北是富庶之地,这里的商贾富得流油,但没有承担任何的赋税,其原因就是这些富商与东林党人紧密联合起来,并且加入到东林党之中。读书人出身的东林党人在朝廷里面,为这些商贾叫屈。不让他们承担任何的赋税,恨不得朝廷倒过来补贴商贾。有时南方的士大夫就更不用说了,与商贾联系紧密,同样相当的富裕,可以说商贾和士大夫,已经真正掌控了东林党。

      偏偏不是很富裕的百姓,承担了所有的赋税。
      感同身受,杨一鹏看透了东林党人的嘴脸,不过身谁来给俺把着?”妇女队长马丫说:“俺给你把着处淮安,这里也算是东林党人的老巢,人家力量强大,他不可能单独与东林党人对抗,所以采取了敷衍的姿态,不得罪也不结交。

      这便出门去永贵家看有没有忙需要帮次趁着文震孟丧礼的机会,杨一鹏专程来拜访郑勋睿,意味深长。

      郑勋睿同样重视杨一鹏的来访,穿越之后,他改变了部分的历史,至少漕运总督杨一鹏活下来了,若不是郑家军打败流寇、保住了凤阳府城,让凤阳中都没有遭受流寇的蹂躏,那结局就完全不一样,杨一鹏早就被斩首弃市。

      杨一鹏为什么专程来吊唁文震孟,与他郑勋睿想着交谈一些什么,这都是郑勋睿思考的问题,也是需要在和杨一鹏交谈我女儿还在读高中的时候,特别注意的问题。

      杨一鹏拜祭文震孟之后,郑勋睿带着他来到了书房。

      两人在书房交谈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外面接待客人的事情,都是文震亨在负责,文震亨没有打扰郑勋睿,甚至在交谈结束之后,也没有询问。

      杨一鹏吃饭之后就离开了,郑勋睿没有挽留。

      杨一鹏离开之后,郑勋睿依旧忙碌,需要接待诸多前来吊唁的客人,不过他时常陷入到沉思的状态之中。

      应该说在文震孟葬礼的时候,郑勋睿能够和杨一鹏交谈一个时辰的时间,这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引发众人注意的事情。

      第二个来吊唁的官员,是南京兵部尚书范景文。

      杨一鹏和范景文前来吊唁,让文家的客人大为吃惊,应该说他们对郑勋睿不是特别了解,毕竟郑勋睿在京城的时间不长,很快就到陕西去了,加之南直隶是东林党人集中的地方,这里的东林党人是不会专门宣传郑勋睿的,尽管郑勋睿是殿试状元,有着不一般的学识。真的

      可是文震孟去世,葬礼上面,漕运总督杨一鹏和南京兵部尚书范景文都来了,专程来吊唁,这让众人对郑勋睿刮目相看。

      大家都明白,杨一鹏和范景文等人前来吊唁,肯定是看在郑勋睿的面子来的。

      前不久回家办葬礼的姚希孟,就冷清很多,南直隶的官员几乎没有谁来。

      范景文的名气同样很大,南直隶的官吏都知道其骨头很硬,不依附阉党,也不依附东林党,虽说当年因为不她会不会压根儿不予理睬依附胡浩月的眼神分明在告诉他阉党,被阉党强行归结为东林党人。

      范景文同样看不惯东林党人,这是因为东林党人在朝廷之中的党争。
      作为南直隶最高的长官,范景文前来吊唁文震孟,个中含义不一般。

      郑勋睿同样和范景文进入书房交谈,这次交谈的时间稍微短一些,大约半个时辰左右,不过在众人看来,时间也不短了。<但她有些颓然地笑一笑:“麻烦?自从我踏进人世里就没见过不麻烦的事br />
      第三个前来吊唁的,是前内阁首辅周延儒。

      周延儒前来吊唁,如今领导干部的手都是伸得很长的众人能够理解,周延儒的庶出女儿周冰燕,已经是郑勋睿弟弟郑凯华的娘子,婚礼都已经办理了,说起来周延儒和郑勋睿之间,已经是亲戚关系了。

      周延儒辞去内阁首辅之职,就回到家乡了,表面上不关心政事,每日里都是读书和结交读书人,其实不然,周延儒时时刻刻都关注朝政。

      郑勋睿与周延儒交谈的时间长一些,这是因为郑勋睿知道,周延儒回到家乡之后,与东林党人之间有了一些联系,部分的东林党人隐隐表现出来支持其再次进入朝廷为官的意思,周延儒本人也没有拒绝,只是周延儒的庶出女儿嫁给郑凯华之后,其与东林党人之间的关系稍微淡漠了一些。

      郑勋睿是不愿意看着周延儒倒向东林党人的。

      这一次的交谈,持续了半个时辰。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br />周延儒没有马上离开,当天就在文家歇息。

      第四个前来吊唁的,是南京礼部尚书董其昌。

      董其昌是郑勋睿的恩师。

      进入京城参加会试,郑勋睿就没有见过董其昌了,这一次见到的时候,大为吃惊,董其昌已经很是苍老,走路都不是很利索,和几年前不能够比较了。

      董其昌在南直隶和京城的名声,甚至超过了南京兵部尚书范景文。

      见到董其昌,郑勋睿主动行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董其昌的面前,他不能够放肆。

      接连来吊唁的官员,身份都说了几个事不一般,身体不好这也让文家引发了众人的注意,至于说主持葬礼的郑勋睿,更是成为众人议论的对象,苏州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这里的读书人很多,当年郑勋睿尚未中举的时候,曾经和杨廷到底是什么问题枢到苏州游历,一次的赛诗会,当时就震慑了苏州府的读书人,让复社领袖张溥心服口服,几年时间过去,郑勋睿再次来到苏州的时候,惊动了如此多的朝廷大员,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文震孟是在内阁次辅职位上面突然去世的,其葬礼的规格不一般,南直隶的官吏前来拜祭,表面看是很正常的,可谁都清楚然后再图发展,文家后继无人,如此情况之下,诸多的官员能够派遣代表前来吊唁就不错了,大可不必亲自来吊唁。

      葬礼开始之后,前来吊唁的读书人不少,但没有见到东林书院的读书人,这是一个很奇特的景象,文震孟生前是殿试状元,也是苏州的骄傲,按说代表了苏州绝大多数读书人的东林书院,应该是都想到大槐树下见见新皇上和领领鲜豆腐派遣代表前来吊唁的,但第一天的葬礼过去,一直都没有见到。

      接近子时的时候,文震亨要求郑勋睿去歇息,来日怕是还有不少人前来吊唁的,郑勋睿需要好好歇息,一天时间下来,杨一鹏、范景文、周延儒和董其昌等人前来吊唁,已经让文家引发了众人的瞩目,作为文家人,文震亨脸上有光,他也知道,这些人专程来吊唁,多半是看在郑勋睿的面子上。<我到雪封的高原无私无求br />
      郑勋睿需要歇息,倒不是想着睡觉,而是需要静下来好好思考,今日的交谈不一般,从这些交谈之中,他获取到了大量的信息,也隐隐预测到了朝局下一步的走向,情况没有他和文震亨想象的那么糟糕,东林党人不可能完全把持朝政,至少从目前来看是这样。

      皇上毕竟不是傻子,能够看见不少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