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张溥的收获
      “你们见到本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感到莫名揪心官,有什么需要诉说的冤屈,尽管说出来。”

      张溥稍微思索,决定就在茶肆询问情况,若是将这两个读书人带到府衙去,说不定会遭遇到意外的情况,到时候自己可能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然张溥也没有指望从两个读书人身上得到什么收获,他不过是摆出来这样的态度,让周遭的老百姓看见之后,日后就能够大胆的说出诸多的事宜了。

      一个读书人从怀里掏出一卷文书,双手托住了。

      “大人,在下是河南汝州宝丰县举人牛金星,这位是在下的好友宋献策,在下和宋兄听闻巡按大人到自己面子上也不好看了河南,专程来禀报流寇的踪迹。。。”

      张溥瞬间愣住了,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名字,他当然是知晓的,熊文灿、高起潜以及吴甡等人的奏折里面,多次提到两人的名字,牛金星是被削去功名之后投奔流寇的,宋献策则是在占卜方面,有着很不错名气的,两人都是李自成麾下重要的谋士,怎么突然同时出现在开封府城,而且同时来揭发了。

      稍稍思索之后,张溥摆了摆手。

      “你们且慢说话,跟随本官到府衙去说。”

      张溥这个时候还是很谨慎的,周遭有不少的百姓正在看着,他身边的军士不多,万一牛金星和宋献策说的话语,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听见了,引发了不少的后果,那就是他张溥的责任了,很有可能让最为重要的情报付诸东流。

      将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带到府衙之后,张溥才松了一口气。他并没有在大堂询问两人,那样也不是很安全,他选择了在厢房询问,只不过他的身边站在五名虎视眈眈的军士。
      可爱的母女下班时
      张溥仔细看过文书,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了。这上面是李自成麾下所有流寇分布的地方,最为具体的是拓养坤、张一川和刘国能三人率领的一万流寇具体分布的地方,以及流寇下一步的计划和打算等等,若是这份文书是真实的,那就是极其重要的情报,对于朝廷打击和剿灭流寇。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张溥的任务就是到河南来了解流寇的情形,想不到这么快就掌握了流寇所有的行踪,这可真的是大大的运气了。
      将文书放在了桌上,张溥盯着牛金星和宋献策看了好一会,他的脑海里面也出现了疑问。牛金星被削去了举人的功名,至于说宋献策,完全就是游走于底层的读书人,两人投奔了李自成,身份肯定是不一般的,为什么会想到揭发,这是不是一场阴谋。

      “牛金星,宋献策。你们为何找到本官,又是为何提供这些情报的。”<”欧阳卿心里正烦br />
      牛金星看了看宋献策,连忙开口了。

      “大人。在下本是天启七年河南乡试举人,奈何遭遇到小人的诬陷,被削去举人至功名,在他人的举荐之下,一时糊涂,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做出来对不起祖宗和家族的事宜,痛定思痛。在下和宋兄还是想着弃暗投明,听闻大人巡按河南。故而找寻机会,专程到开封府城,给大人送来流寇的所有部署,在下和宋兄是真心实意悔改的,恳请大人给与机会。”

      张溥略微思索了一会,再次询问了。

      “你们说是他人举荐,才误入流寇队伍之中,这举荐的人是谁。”

      “举荐在下的是杞县举人李岩,李岩也是在下的同年,都是天启七年河南乡试举人。”

      “这么说李岩还在流寇的队伍之中了。”

      “洛阳之战,李岩和红娘子负责镇守洛阳府城,不过府城被朝廷大军拿下,李岩和红娘子没有了踪迹,前些日子,在下和宋兄收到了李岩的来信,李岩说已经弃暗投明,在下和宋兄看过信函,仔细商议之后,做出了弃暗投明的决定。”

      张溥点点头,这样的解释还是有一定的道理,若是如此,那牛金星和宋献策的投降,就是真实可信的,不过空口无凭。

      “李岩给你们的书信可在,这李岩如今在什么地方。”

      牛金星稍微愣了一下,再次从怀里拿出了李岩的信函。

      “李岩身在何处,在下还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洛阳之战,乃是郑家军打败的流寇,这李岩肯定是投奔然后再回家郑家军了。”
      本来还是追根索源唐帅在心理暗骂自己卑鄙的张溥,一下子兴奋起来。

      牛金星和宋献策所言绝不会有假,这也说明洛高力军才抓住了绳子阳府城是郑家军攻下来的,这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也就是说熊文灿麾下的大军,并未参与到洛阳之战,更加重要的是,这个李岩应该是被郑家军吸纳的,甚至可能是郑勋睿直接吸纳的。

      “牛金星,那你说说,这个李岩是什么情况。”

      “回禀大人,李岩原名李信,乃是开封杞县人,因为勾结红娘子,被县衙关押,并被削去功名,后红娘子攻下了杞县,李岩随即跟随红娘子造反,后李岩得知在下的情形,邀请在下加入到红娘子的队伍之中,后红娘子投奔李自成,李岩、宋兄和在下都成为了李自成麾下的谋士,李岩和红娘子驻守洛阳,洛阳府城被郑家军攻下之后,李岩就没有了消息,前不久在下和宋兄才接到李岩的信函。”

      这一段话,张溥听的非常仔细,同时看了看身边负负责这次采访任务的李蕴琳和何韵也在业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责纪录的吏员。

      这个情报非常重要,若牛金星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李岩就是流寇之中的重犯,红娘子就更不用说了,郑勋睿率领郑家军进入河南作战,且不论是什么理由,可擒获了李岩和红娘子,那就必须给朝廷奏报,等候朝廷来处理他有时去敲店门买点东西充饥,若是不禀报朝廷私自处理,肯定是有问题的。

      张溥打开了信函,仔细看了看,信函上面战儿抖儿地说:“市长你批评得对的内容很简单。

      稍稍思索之后,张溥询问最后一个问题了。

      “你们前往开封府城,李自成可知晓。”

      “李自成暂时不知晓,在下和宋兄是借着到汝州巡查的名义,才得以离开南阳的,在下的家在宝丰县,借口到家中看一看,摆脱了流寇,和宋兄直接赶赴开封府城的。”

      “攥着剃头刀还有其他人知晓此事吗。”

      “没有。”

      张溥从大街上带回来两个读书人的消息,迅速有人给熊文灿、高起潜和吴甡禀报了,两个读书人自保家门,军士也是详细禀报,得知这两人就是牛金星和宋献策的时候,熊文灿等人都惊呆了,他们肯定知道牛金星和宋献策的重要。

      几乎没有怎么思索,熊文灿和高起潜简单商议之后,两人一同来到了府衙。

      吴甡倒是没有什么行动,只是密切的关注这一切。

      熊文灿和高起潜来到府衙的时候,张溥尚未询问完毕。

      熊文灿和高起潜直接进入到书房,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牛金星和宋献策。

      “牛金星,宋献策,这位是五省总督熊大人,这位是监军高公公。”

      牛金星和宋献策脸色有些发白,其实他们最想见到的,就是熊文灿,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但两人这个时候不敢随便开口说话。

      熊文灿反客为主,挥挥手,马上有军士将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带出了厢房。

      尚未等到熊文灿开口,张溥就将桌上的文书递给了熊文灿。

      “熊大人,这是牛金星和宋献策带来的文书,下官已经仔细询问过了,认为牛金星和宋献策提供的情报是真实的。”

      “哦,张大人如此的肯定,那咱家倒是要听听缘由了。”
      第二天
      张溥同样是看不惯太监的,可以说从骨子里瞧不起,不过这个时候,他不能够和高起潜对着来,刚刚发现的重要情况,他需要去核实,一旦核实到准确的情况,那就足以弹劾郑勋睿了,至于说牛金星和从根亮家院门前的高崖上跌了下去宋献策提供的流寇的情报,于他没有太大的作用。

      “高公公大可直接询问牛金星和宋献策,看看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看着文书的熊文灿,手已经在微微发抖了。

      “高公公,张大人,暂时不要争论了,若这份文书是真实的,那就不能够耽误时间了,大军必须马上展开行动。”

      熊文灿说完,将文书递给了高起潜。

      高起潜仔细看着文书,脸色也微微发白。

      张溥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了。

      “熊大人,高公公,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下官可以交给你们,不过下官有一个要求,牛金星和宋献策提供的情报若是真实的,那就必须要善待,两人本都是读书人,弃暗投明,此举朝廷是必须要鼓励的。”

      熊文灿点点头。

      “这是自然,本官和高公公必须要马上询问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询问完毕,怕是还要用两人一段时间,至于张大人所提要求,那是绝无问题的表叔领导着二百多民工大干现代化呢,两人愿意弃暗投明,此举值得肯定,朝廷做出这样的姿态,也能够打击流寇。”

      说完这些话,熊文灿略微沉我已经瞅准了一款智能手机吟了一下,再次开口补充了。<这些女人个个都是生活在刀尖上的br />
      “文书若是真的,张大人就立下了很大的功劳了所有孩子都把手背在身后。”

      高起潜也点点头,张溥如此处理问题的方式,当然是可行的,他也挑不出毛病。

      熊文灿和高起潜将牛金星和宋献策带走了。

      张溥的脸上出现了怒气,不过他虽然是巡按御史,论品阶,比熊文灿低太多了,再说牛金星和宋献策说到的流寇东西,也应该交给熊文灿的不做声了,只不过熊文灿反客为主的态度,让他很是不满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