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精细分工
      进入到生产区域的时候,郑勋睿的神情很是专注,甚至在一名一级工匠的身后站立了好一会,这名工匠正在仔看见了情人河细擦拭刚刚生产出来的一支燧发枪。

      毕懋康研发出来的燧发枪,就是靠着这些工匠给造出来的。

      良久,郑勋睿终于开口询问了。

      “造出来这样的一支燧发枪,需要多长的时间。”

      这名工匠的脸色早就白了,身体也是微微颤抖的,郑勋睿进来的时候,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是老老实实的站着,不过郑勋睿要何立坤看完不禁深深叹口气求他继续做事,故而才擦拭已经造出来的燧发枪。

      郑勋睿开口询问之后,工匠稍稍愣了一下,很自然的开口了。

      “小的造出来这支燧发枪,需要十日左右的时间。”

      “嗯,你是一级工匠,需要十日的时间,那么二级工匠和三级工匠需要多长时间。”

      郑勋睿闻到这个问题,工匠的脸上展现出来一丝骄傲,要知道薄玉大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三百多工匠之中,能够被评为一级工匠的,不过十来人。

      “二级工匠需要三十日左右的时间,三级工匠造不出来燧发枪。”

      郑勋睿微微点头,脸色依旧很是平静。

      他的内心早就在算账了,火器局的三百多工两相比较匠,一级工匠十二人,就算是满负荷的运转,一年也就是生产三十来支燧发枪,二级工匠三十五人,每人一年生产十二支燧发枪,总数算起来不到八百支燧发枪,况且火器局还要生产火炮。按照这样的效率下去,每年生产出来的火器少的可怜,短时间之内,根本不能够产生多大的作用和效果。

      从火器局回来,郑勋睿再次将自己关在了东林书屋一天的时间。

      翌日一大早。郑锦宏、徐望华、赵单羽、汤若望、薄玉、龙华民和邓玉函等人,悉数来到总督府。

      桌上已经放着一些文书,这些都是郑勋睿亲自写出来的东西。

      众人坐定之后,郑然后又去搓脸勋睿慢慢开口了。

      “昨日在火器局看过了,整体的情况是不错的,不过有两个问题。本官想着问问,请薄大人回到这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火器局一年能够生产多少的燧发枪,第二个问题。火器局一年能够铸造多少门的大型火炮和中型不会让妈妈受委屈!”杨墨的声音掷地有声火炮,本官见他没再犯倔就不问能够生产多少的火箭和地雷了。”

      薄玉神情很是肃穆,稍稍思索了一下开口了。

      “大人,下官只能够粗略算算,不能够很精准,若是所有工匠夜以继日,一年能够生产五百支燧发枪,十门火炮。”

      “也就是说三百多的工匠。没有歇息的时间。”

      “大人说的是。”

      郑勋睿询问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引发众人的注意,火器局历来都是这样。就算是规模最大的京城火器局,每年也最多能够生产一千支的鸟铳,至于说火炮,开足马力也就是铸造十门左右,这已经达到极限了。

      当年为了他要指挥这个团队训练登州和莱州的新兵,京城的兵器局和南京的兵器局。曾经开足马力,两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生产了两千多鸟铳,至于说火炮。悉我们还在那个红墙环绕的操场举行了一个开学典礼数都是从西夷买来的。

      看见众人毫不在意,郑勋睿轻轻叹了一口气,毕竟时代不同了,几百年之后的精细化分工,一级流水线的生产,在如今看来都是神仙般的存在,不过他必须要贯彻这样的生产理念,至少首先达到精细化分工。

      一名一级工匠,制造一柄燧发枪,需要十日左右的时间,一名二级工匠需要三十日左右的时间,两人的手艺肯定是有差距的,一级工匠的手艺肯定要好一些,这就预示着两柄燧发枪不可能一样,无论是在精准度、还是在扳机的扣动力度方面,都会有细微的区别,况且一柄燧发枪,需要诸多的零部件,将每样的零部件按照最高的要求造出来,最后来组装,十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够完成,这已经很不错了。
      但换一个思路,情况肯定是大不一样的,那就是将燧发枪的每个零部件,按照统一的要求来进行制作,在火器局里面,对此等的分工进行细化,譬如说一帮人负责专门制造枪柄,一帮人专门负责枪管,一帮人专门负责枪栓,一帮人专门生产弹簧等等,也就是将生产燧发枪的工作分解开来,这样在质量上面也可以实施统一的要求。

      十二个一级工匠,可以每人或者几人负责一块,自己专门制造某一个零件的同时,负责整块的技术审核,凡是不符合标准的零件,坚决不能够要。

      工匠的俸禄,也可以按照这样的要求来支付,多劳多得,手艺越高的工匠,收入也就越高,相反那些滥竽充数的工匠,将被彻底淘汰。

      当然,这种先进的生产理念,短时间可能难以被人接受,这是因为大明的工匠,每个人都是传承祖上的手艺,这些手艺基本是密不可传的,手艺被视作是吃饭的家伙,必须”警察说:“你先回去子子孙孙的传下去,要是手艺泄漏出去了,那就等于是被端掉了饭碗,那是欺师灭祖的事情。

      工匠尽管社会地位最为低下,可是相互之间是有着很强对比性的,手艺高的工匠,受到了其他工匠的尊重,手艺一般的工匠,总是低着头夹着尾巴为人的。

      可是生产的精细分工,是要摒弃这些观点的,也就是说要求生产的一体化,生产出来的零部件必须要全部合格,每一柄的燧发枪和每一门的火炮,任何的一个零件不合格,那都是不行的,这样组装出来的火器或者是火炮,到了战场上就是斩杀自身的利器了。

      朝廷这方面的教训已经很多了,萨尔浒之战的时候,因为火器的不合格,结果鸟铳炸膛的事情比比皆是,到最后大军几乎都不敢使用鸟铳了。

      郑勋睿拿起了桌上的文书,开始仔细的说起了改变生产工艺、力求精细化的要求。

      汤若望、龙华民和邓玉函等人,听的是目瞪口呆,他们熟悉火器制作的原理,也明白心里一阵接一阵地空虚、失落因为工匠技术不到位,导致火炮或者是火铳存在不合格的情况,但郑勋睿说出来的这种制作的办法,能家里没人够最大限度的避免出现不合格的火炮与火器。

      将火炮和火器的每一个部件都分开来制造,可以在组装之前就严格审核零件是不是合格,只要所有的零件都是合格的,那么组装出来的火炮和火器,肯定就是合格的。汤若望等人只是想到赌中后了火器和火炮生产的精密性,认为这样的制造方式,能够避免出现不合格的火器和火炮,他们绝没有想到,这样的生产方式,将会极大的提高生产效率,让工匠制造出来更多的火器我就得干点积德的事和火炮。

      薄玉听的更加的明白,而且在很短时间之内就领悟其中意思了。

      薄玉有些为难,他知道这样做,是能够保证火器和火炮质量的,但是这里面存在的问题,就是工匠是不是愿意真正的传授看家本领。

      薄玉的神情,郑勋睿能够看懂。

      工匠之间的门户之见,必须要摒弃,若是人人都固守自身的那点技术,不愿意拿出来交流,那就得不到进步,永远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之上,这样的工匠,最终是会被淘汰的。

      郑勋睿的神情变得更加的严肃。

      “薄大人,本官提出来的办法,在淮安火器局必须要推广开来,若是有不愿意配合的工匠,不管他是一级工匠还是其他的工匠,火器局一律都是要裁撤的,其实南京还有很多的工匠,本官只要愿意招徕,兵器局是不会缺人手的。”

      “特别是那些一级工匠,手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或者是自身刻苦磨练出来的,指望将一身的本事传给后人,依靠这些本事吃饭,可这样的想法,在淮安兵器局一把抓住他背后的衣领行不通。”

      “薄大人,本官给你十日的时间,让工匠做出选择,不要强迫他们,本官可不愿意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本官需要的是心甘情愿。”

      火器局的生产车间,按才出之下策去山上偷树照精细分工的要求,进行了全面的改建。

      改建需要的时间不是很长。

      薄玉将所有工匠召集到一起,说到了精细分工的事宜,并且明确的宣布,愿意留在兵器局的工匠,日后就要服从管理,俸禄和日后的生产是直接联系的,不愿意留在兵器局的工匠,可以自行离开,回到南京去,火器局不会勉强。

      薄玉仅仅给了五天的时间,要求所有工匠做出选择。

      十二名一级工匠,其中有两人离开,回到南京去了,二级工匠和三级工匠,有二十八人离开。

      薄玉没有为难他们,郑勋睿更是没有为难他们。<然后左手捂住胸br />
      这些工匠大都是年纪很大的,认识很是固执,不愿意自家的手艺传出去,他们认为这样做是欺师灭祖,是对不起祖先。

      接下来的时间,薄玉按照工匠个人的能力,开始进行分工,剩下的二百九十名工匠,分为了十个组,每一个组二十九人,其中包括一名一级工匠,这名一级工匠,成为了这个小组生产零件时候的负责人。

      薄玉本身则是担任总负责人,亲自审核零件是不是合格。

      本来应该在百余年之后才出现的精细分工,崇祯十年就在淮安出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