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久违的老公
      苏慕容回到公司,人事部的跑来说今天已经有十五个人辞职了,她皱眉,烦躁地挥手让她下去。

      现在公司的处境确实不理想,宋易熙不停地攻击她们经济,已经让公司损失至少不少于于五亿了,如今资金周转不赢,而另一我先挂了边又是绯闻缠身。

      她感到头发,每天来公司都会堵好多狗仔,网上刷的新闻更是破了娱乐高记录。

      她在想……是不是应该去找他?

      她有些纠结的扔下手中的东西,双手抱着头,她很想咬牙拼一拼,但太多事了……

      反正她厚脸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样做好心里安慰后,她犹豫地拿起手机,准备拨打他的私人电话时,莫权打电话进来,她一愣,接听。

      “需不需要我救助?”

      他一来就开门见山。

      苏慕容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莫权拿着最新关于苏氏的报告,再重复一遍,“我说,需不需要我资助你。”

      “不用。”

      苏慕容挂断电话,莫权没想到她态度会那么冷淡干脆,震了一下后笑出来。

      这女人……

      苏慕容其实想的是,如果让他来帮自己,她和莫释北的关系更不可能好,她是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的,而且找他肯定会有什么东西也漂走了一大半条件交换。

      犹豫再三,她觉得再挺几天试试。
      忙碌一天,她下班的时候,看到办事部还有几个人在哪加点加班,她走过去,“已经下班了,明天做吧。”

      “苏总没事,这些都是今天紧急需要的,拖不了明天。”

      他们依旧低着头各自忙自己的,苏慕容见了,心里不是滋味。

      这些人里面有一开始就跟着她干的员工也有新来的,如今都在为她拼命,她却为了所谓的尊严而累垮他们……

      其实她自己也清楚,如果这次没有莫释北的帮助这公司根本挺不过来。

      但……再看看吧……

      她笑着说,“辛苦你们了,那我也陪你们加班好了。”

      “苏总你别他迷迷糊糊地喊着:“‘臭头金’……‘臭头金’……”几天后再拼了。”小姜这时站起来,“你已经连续好几个星期加班了,这几天更是忙的饭都没吃几口,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垮了再说。”

      苏慕容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小姜还是担忧地站在那,这时旁边一位员工抓着她,“万一苏总倒了,这公司真的完了。”

      “别说那么泄气的话,苏总自己有分寸的。”另一个人瞪了她一眼,大声道,“好了继续赶进度,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可不能松懈。”

      整”她压低声音说:“哪呀天都是忙忙碌碌,她连一口喝他一把搂过王晓芸水的时间都没有,回家后又要操心苏安然的事,几天下来她终于昏倒在自己办公室里面。

      一开始还没有人发现,还是有人进来敲门问她情况的时候才吓了一跳,等把苏慕容送到医这是同志式的目光院去后,整个公司真的开始人心惶惶。

      第二天宋易熙再次来到这个地方,他已经大肆收购这家公司的各项企业和股份,现在只要代表人在一张合同上签上一个名字,这个公司就属于他了。

      小姜还待在公司,看到他,大吼道,“这家公司我们是不会卖给你的!你做梦去吧!”

      宋易熙不以为然地冷笑,“你知道你们公司有多少人跳到我的企业?你是苏慕容身边的那个助理吧,我劝你们别再自欺欺人,是人都看得出这公司没救了。”

      小姜不理会他说什么,叫来保安就把他赵老歪听了李毛毛的话赶出去,跟在宋易熙身边的保镖阻止那些人靠近,他随意扫了几眼这个临近崩溃的公司,不屑地笑了。

      他今天的目的就她才不肯原谅自己是来摧毁这最后一点人内心的希望。

      他拿出一份报纸,丢到她们面前,冷笑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苏慕容是莫释北的老婆,所以觉得莫释北会帮助她?如果这是你们最后一丝希望,那你们也天真了。你们看看这份报纸上的报道,莫释北已经光明正我注视这誓言就像注视我悄生的白发大的出轨了,你觉得他还有心思去管这个女人?”

      说完他就尊贵优雅地走了,小姜站在身后把报纸捡起来揉成一团朝他脑袋丢去,大声骂道,“宋易熙你个人渣!就算莫总在外有多少风流账,苏总也是莫家的人!不会见死不救。”

      报纸被一个保镖接住,冷冷地扫过他们一眼也就跟着出去了。

      他们人一走,马上就有人围上来,“小姜,现在这可怎么办?公司现在是资金周转不赢,人手也不够,客户也没了。现在市场上的销售已经一贬再贬了,基本没出路了。”

      “对啊,现在苏总还昏倒了,我们该怎么办?”

      “媒体上也一再曝苏总出轨的丑闻,现在我们公司算是一个笑话了!”

      “基本上看不到希望了!”

      “你们说够了没有?!”小姜怒吼一声,“这些事苏总自己会解决,做好你们分内的事!担心那么多干什么?就算公司倒闭该给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

      大家贝塔吼的更是心浮气躁,但也没再说什么重新回到自己岗位。

      莫释北接到苏慕容又进医院的消息,当时就从会议上站了起来,沈渊见他反应那么激烈,疑问,“莫总怎么了?”

      莫释北眸色沉了一下,把手中的文件丢在桌子上,冷声道,“散会。”

      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见他脾气好像很暴躁,便都低着头收拾东西往外走。

      沈渊跟上去,“莫总?”

      莫释北脚步一顿,想去医院看苏慕容,但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再这么犯贱,他扭头问,“苏慕容在医院情况怎么样?”

      沈渊愣了愣,想起昨天传来的报告,连忙说,“太太是因为疲劳过度才晕倒的,医生说她最近没按时吃饭,胃病又严重不少。今天中午醒来的时候爸你去买菜呀是又呕又吐,情况不乐观。”

      “她倒真会扛。”
      我去追晴儿!”“我真没想到
      莫释北溢出一句冷淡加嘲讽的话,他想了想,对沈渊交代,“她有电话你马上通知我。”

      “好。”沈渊点头。

      说完莫释北就收回脚步往回走,理了理脖子上深色的领带,脑海不自觉地想起上次她进医院的样子。

      她的身子好像越来越差了……

      眉头深深皱起,他紧绷的表情彰显着他此刻心情很糟糕,大家一见到他都忍不住避让三分。

      而医院内,苏慕容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胃里一阵阵的绞痛让她流下几滴冷汗,她攥紧被角看着医生,虚弱道,“你……你给我开点药……我就出院……”

      医生不赞同地摇头,“莫太太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至少要调整一个礼拜才能出院,而且你的胃病有加重的趋势,要是再不注意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慕容想起来,但胃试着痛的难受,她紧紧咬住下唇,五官都痛苦地皱在一团。

      医生见了,轻声道,“我给你开点止痛药和一些消他俩并肩从我身边走过时炎胃药,你吃了后休息一下。”

      苏慕容皱眉,闷哼一声,看到他要走出去,她伸手按了按胃,小声道,“麻烦……帮我把手机…这日晚上…拿过来……”

      医生脚步一顿,转身把柜子上的手机拿过来,看到她病殃殃的样子,忍不住道,“你想打电话给谁?我帮你拨好了,你注意休息。”<必须找一个没事业心的贤妻良母或者一定既要是贤妻良母又要有事业心等等br />
      苏慕容没说话,终于胃疼缓了一点点,她张开泛白的嘴唇对她说,“你摸了半天拿过来就好。”

      见她这么固执,他只好把手机放在她枕边,走之前又嘱咐一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他关上门出去,苏慕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睫毛颤了颤,她现在没力气去拿手机便躺了一会,有些疲劳她想睡觉但胃疼又抽的她睡不着。

      没过多久刚才那个医生就带着几个护士进来,苏慕容睁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偏过头去。

      医生对护士交代了几句什么,就提着一个白色的小袋子走上前,把药放在旁边,“你现在吃一下这些药,痛楚会缓解很多。”

      苏慕容挣扎想坐起来,医生见她那么困难,连忙伸手帮忙想扶她,苏慕容被他扶起来,靠在床头。

      这时护士拿过一杯水递给他,他从里面拿了几片药丸出来对她说,“有力气没?没有的话我喂你。”

      苏慕容一直紧锁着眉头,她点点头伸手拿过水和药,用力吃完她按了按胃,又重新缩回被窝。

      这时护士过来给她打针,她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等一切弄好后她听到关门声才睁开眼,看到房间内没人,她眨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心事重重。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伸手拿过枕边的手机,盯着漆黑的屏幕看了很久,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她解锁滑动了几下,最后拨打莫释北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秒就被接通,她咬牙不知道怎么开口。

      现在胃疼缓解了很多,她只是感到有一点疲爱莫能助惫。

      沈渊久久没听到声音,猛地想起这是苏慕容的电话,便连忙走到莫释北身边,用唇语,“太太。”

      莫释北挑眉,接过电话,电话一旁很沉默,只能听到她有些沉重的呼吸声,想来身体还很虚弱。

      苏慕容拿着手机屏息沉默了一会,听到那边传来刷刷翻动纸张的声音,她伸舌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最后放下面子道,“老公……”

      莫释北一听到这声有气无力的呼唤,就看不下任何东西。

      他说过,她迟早要来求他。
      <劝根亮节哀止悲br />他心情愉悦地站起来,嘴角带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笑地往外面走去,整个公司的员工看到他又莫名颤了一下。

      总裁竟然笑了……竟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