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儒学教授
      ps:看《明末传奇》一米五宽的木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震得赵飞耳朵直发麻诉我吧!日历上写的是1982年7月28号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鼓励。)

      转眼到了四月底,气候也出现变化,学子都脱下了棉袍,开始传丝绸长袍,或者是薄布袍,郑勋睿在府学学习三个多月时间,还有几天时间,学习就要结束了。从五月份开始,各地的学子就要集中在应天府备考,那个时候很多的聚会会出现,大家相互交流,结交朋友,这样的聚会会让南京变得热闹,也是商家最高兴的时间。

      三个多月的时间,郑勋睿非常低调,他每天都是卯时三科准时抵达府学,坐在最后,不主动和任何人打招呼,学习结束之后马上回家,不做丝毫的停留,也不参与学子之间的聚会,故而他一直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尽管他郁郁地起身埋了粪有人议论了他的诗词,但无人知道他也在府学学习。

      府学学子的流动性也是很大的,有些坚持学习,有些学习一段时间之后,出门去游历,增长见识,也有一些学子临时到府学学习,只要有资格,府学不会过问。

      这种流动性,也帮助了郑勋睿,他的低调,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郑勋睿关心的更多事情,还是训练和农作物的事情,玉蜀黍和甘薯都是五月份到六月份收获,期间的护理显得异常重要,至于说房屋,早就建好了,连成一片,看上去很有气势,外人不敢相信这是郑家佃户的住房。

      关键还是训练方面,接近四个月的时间,训练效果完全出来了,八百壮士可以站得笔直两个时辰以上时间,就算是天上下刀子也不会她忽然目的明确起来动,至于说洪拳十二桥,经过无数次的练习和修改,完全固定下来,成为所有人每天训练的必备内容,毫不夸张的说,八百壮士闭着眼睛都可以使出洪拳十二桥,最为关键的是纪抽烟最香的时候还是高中时代跟兄弟们一起在厕所或是后阳台律性,八百壮士可以做到步调一致,没有丝毫的偏差,这是最困难的,让这些练家子做到步调一致,绝非常人想到的那么简单。

      缺的就是战马和兵器了,还有棉甲,这些东西暂时无法到位,需要等到九月份之后。

      郑福贵按照杨贺提供的线索,私下里和一些商贾联系过了,五百匹阿拉伯马,价格是两万五千两白银,王茜充分认识到了若是一千匹阿拉伯马,价格可以调整到四万两白银左右,相比较来说,当然是一千匹阿拉伯马合算,可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官府的督查,郑福贵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若是因为购买阿拉伯马,坏了郑勋睿的前途,他不会原谅自己。

      至于说兵器和棉甲,郑勋睿提都没有提,要是他说出来,估计郑福贵是吓死。

      购买阿拉伯马的事情,郑勋睿也没有催促,时机尚不成熟。

      他自身的功名太低微,还不足以应对官府的督查。

      四月二十八日。

      这一天儒学教授居然没有上课,而是要求学子看书,这样的时候不多,或许是学习还有两天时间就要结束了,儒学教授该讲的都已经讲了。

      郑勋睿不是很在意,低头看书,其实看这些古文,从中还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的,前世尽管是历史系和中文系双料的学士,可惜没有这样专门学然后向那个方向去走习古文的机会,也学不进去。

      训导走到了郑勋睿的身边,用只有他能够听见的话语开口了。

      “散学之后,气死我了教授在后院等你。”

      郑勋睿抬头的时候,训导已经走开了。

      三个多月时间,儒学教授一直没有注意到他,偏偏在学习快要结束的时候,找到了他,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两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散学之后,郑勋睿依旧是走在最后,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之后,才慢慢朝着后院走去。

      儒学教授站在阿拉伯马的前面,仔细观看,郑勋睿走近的时候,声音传来。

      “好马,好马,真可谓宝马配英雄啊。”

      “学生见过先生。”

      “你到府学三个多月时间了,老夫一直都没有和你谈过,你第一日到学府之表现,曾经让老夫失望,不过后说是另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来之表现,很是不错,其他学子嬉笑打闹,你亦能够坚持读书,每日散学之后,径直归家,不到花柳之地,不进入茶肆酒楼,两百多学子之中,唯有你如此。”

      郑勋睿差点被噎住了,想不到儒学教授什么都知道,这也难怪了,儒学教授接近六十岁的年纪了,什么没有看透。

      想到第一天打瞌睡的事情,其实儒学教授是很清楚的,就是没有点破,可能也是那一次打瞌睡的缘故,让谈话延续到如今才进行。

      想到这她给他打了电话里,郑勋睿的脸微微有些红。

      “老夫今日想和你说说这尊奉有点歪历代圣哲之事情,儒学流传数千年,能够有如此之传承,殊为不易,除开朝廷之重视,还有无数读书人为之奋斗,看看有多少的大儒,为之前赴后继,或者争论,或者传承,或者发扬光大,每每想到这些,老夫就不能够自持啊。”

      郑勋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儒学教授和他说这些有什么用啊,这儒学的重要,读书人闭着眼睛都能够说出来一大堆的道理,当然最终还是一条,学好了儒学,就可以夺取功名,就可以进入朝廷做官,就可以彻底改变身份,成为士大夫之中的一员。

      儒学教授甚至没有看郑勋睿,继续说着自身的认识。

      。。。
      半个时辰过去,儒学教授总算是说完了,郑勋睿表面听的很是认真,没有插一句话,其实有些是没有听进去的。

      儒学教授说完之后,看着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欧阳卿捉住美古的手说郑勋睿,微微叹了一口气。

      “老夫叫你来,就是和你说这些话的,没有什么事情了,你回去吧。”

      府学的学习终于结束了。

      郑勋睿回家之后,感觉到一身的轻松,总算是自由了,要知道每天都要准时到府学去,时间太固定了,而且从正月二十五到四月三十,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玉蜀黍和甘薯的长势非常好,超乎了郑勋睿最初的预计,看样子这个时代的种植技术,和后世没有多大的差别,只不过在科技方面落后一些罢了。

      这些玉蜀黍和甘薯,是他事业腾飞的最重要依靠,绝不能够出现问题。

      五月初五,杨廷枢突然来拜访了。

      半年时间不见,再次见面,两人格外高兴,絮絮叨叨只是早已过去了说了好多话。

      酒宴早就准备好了。

      两人三杯酒喝下肚子,几乎还没有吃什么菜,酒是上好的女儿红。

      “清扬,府学三个月的学习,可有什么感受。”

      “淮斗兄,你又不是不知道,也就是那个样子,还能够有什么感受啊。”

      “也是,对了,儒学教授可否和你单独交谈啊。”

      “你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郑勋睿马上警觉了,杨廷枢绝不是随口问的,他马上想起那次儒学教授和自己的交谈,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都静静地靠在门上是儒学教授在说话,他几乎没有说话。

      “你先说,儒学教授是不是和你交谈过了。”

      “是啊,也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几乎都是儒学教授在说话,我什么都没有说。”

      杨廷枢的眼睛里面射出一丝的光芒。

      “清扬,若是我告诉你,儒学教授常年分析每次他也要装出一副与吴英恩爱的模样乡试之考题,能够做出准确的分析,你不会感觉到奇怪吧,儒学教授对功名没有太大的兴趣,中举之后,几十年都在训导、教谕和儒学教授的位置上面,早就快要成精了。”

      郑勋睿的身体抖动了一下,筷子差点掉落地下。

      “淮斗兄,谢谢你,我敬你一杯,喝下这杯酒之后,我给你说说儒学教授说到一些什么话语。。。”

      “这杯酒我喝下了,但儒学教授和你说的什么,你千万不要告知第二人,包括我都是不行的,这是教授的规矩,曾经有一个教授青睐的学子,将教授之交谈告知了他人,结果这个学子乡试落地,后来教授明确告诉这个学子,文章很不错,完全可以录取,可就是因为人品上面的问题,最终落榜了。”

      郑勋睿的身体再次抖动了一下。

      “淮斗兄,谢谢你,这杯酒,我先干为敬他自己呢。。。”

      杨廷枢离开之后,郑勋睿将自己关在屋里足足两天的时间,他仔细的回忆儒学教授的每一句话,揣摩其中的意思,然后在纸上记下来。穿越的他,完全相信杨廷枢的话语,一个教学几十年的教授,肯定对于乡试做过精准的分析,乡试不是没有规律的,儒学教授能够掌握其中的规律,对乡试有所分析和把握,这是完全可能的。

      不过这样的事情,风险是很大的,故而那个泄漏儒学教授谈话的学子,落榜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儒学教授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能够分析到乡试的大致内容,这于后世分析高考考题,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后世这方面已经公开,也是学校的金字招牌。

      两天时间之后,郑勋睿走出了屋子,脸上带着微笑。

      有的放这面瘦坡上矢的面对乡试,他有了更加充足的信心了,还好他的表现不错,得到了儒学教授的青睐,否则就失去了这个最好的机会了。

      郑勋睿禁不住感谢老天保佑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