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眼下苏慕容别无他法,除了靠莫释北以外,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还有这般经济能力的人。
      而且,她不也是已经打算开喝了点水口了。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苏慕容便接着说道:“之前我去疗养院,赵主任跟我说我父黎黎穿着名牌亲现在还有希望,可以送到M国去治疗,可这是一比不菲的费用,我手上并没有这么多钱……”

      莫释北听罢,没有吭声。

      苏慕容一下子就有些着急了,而后说道:“释北,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用小匙搅着你的,只要苏氏能够正常运行,这笔钱很快就会有了。”

      看着苏慕容急的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莫释北不禁刮了刮她的鼻梁,而后埋怨地说道:“傻丫头,这钱还用的着跟我借吗?”

      “可是这么多钱……”苏慕容一时半会儿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其实,苏慕容心里也很明家里有什么事情你料理下白,这样做,只不过是让自己心安罢了。

      并不代表,父亲到了M国,就一定能够醒过来。的

      “等等,我去打个电话。”莫释北轻笑一声,拍了拍苏慕容的肩膀,示意她放松下来。

      苏慕容一直在忐忑中,也不知道莫释北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莫释北也是资金链条断了,且不说莫释北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钱,就是自己这么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

      过了一会儿,莫释北便走过来说道:“慕二赖头一定熬得像匹饿狼容,我已经跟M国那边的医生联系过了,到时候你把你父亲的具体情况跟她说一下,可以的话我们尽快安排父亲过去。”

      苏慕容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莫释北,看着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苏慕容不由地缓缓起身,望着莫释北说道:“老公,你说的……这是真的吗?”

      莫释北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难不成在她的心目中,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

      “我那朋友在M国读的医学博士,后来就留在那边了,恰好也是研究这一块,应该可以帮到你。”莫释北说着,也走过来揽住了苏慕容的肩膀,轻轻地揉了两下又说道,“现在还有别的问题吗?”

      苏慕容摇了摇头,心中依旧是震惊的。

      “那该得花多少钱啊。”苏慕容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莫释北却是笑笑,毫不在意地说道:“钱不是问题,只要父亲能够好起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话听得苏慕容心中一阵感激,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好了,只能心中暗暗发誓,这笔钱她一定会还给莫释北的。

      “释北,谢谢你,我会尽快把钱还给你的。”苏慕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莫释北却只是笑笑,并不多说什么,她要是想还,就随她吧。

      次日上午,莫释北上班去后,苏慕容也去了疗养院。

      苏慕容先是将父亲的情况简单地说明一下,并将病历都要了一份之后,才前往病房。

      “爸爸,我打算送您去M国治疗,到时叫我怎么感谢你?”我眼睛一热候我就不能常来看您了,您一定要坚持住,争取早日康复过来。”

      说完,苏慕容便弯下腰,轻轻地搂抱了一下父亲。

      一直等到苏慕容走,苏父也再没有一点好了反应。

      苏慕容不由地叹息一声,真希望父亲去了M国,能有好转的迹象。

      苏慕容拿到病历之后,便直接和M国那边通话了,医生是莫释北找的,苏慕容也放心。

      当苏慕容将苏父的情况简单地说明了一下之后,对方也明确表示说道:“你父亲的情况在我们这儿很常见,也有不少恢复的奇迹,不过……苏小姐,你也得做好心理准备,毕竟是脑死亡……”

      “我知道的,谢医生。”苏慕容深吸了一口气,故作平静地说道。

      这些,之前赵主任就已经跟她说过了。

      “那行,我看看这边病房的安排,要是可以的话,你们尽早送过来。”谢他是季发舅舅的老部下医生说道。<十来天后br />
      “谢医生,那医疗费用的问题……”苏慕容有些欲言又止。

      “这个苏小姐不用担心,莫总已经打了五千万过来,暂时没有额外费用了。”谢医生在电话里说道。

      “五千万!”

      苏慕容一下子惊讶地尖叫出来,这可是比自己预算的要整整多出一个零来。

      “是的,我们这边医疗费虽然高了一点,但康复效果在全球也是数一数二的……”

      谢医生后来还说了很多,但是苏慕容早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五千万就算是对莫释北来说,也一定不是个小数目吧。

      挂了电话,苏慕容还是心绪难平,恰好莫释北打电话过来讯问进展,苏老奎就该闹慕容便犹犹豫豫地问道:“释北,刚用这种战术帮我呢刚谢医生和我说,一造成这个影响很重要年的费用是五千万,这是真的吗?”

      莫释北一愣,暗想他不是交代过不要说价钱的么。

      他笑笑,说道:“没事,你别小瞧你老公的实力。”

      “可是我……”苏慕容欲言又止。
      <而其在南京守城之战时br />莫释北也知道苏慕容心里压力大,当下便又说道:“既然是要去M国我又在活动室里找,那就要接受最好的治疗,大不了你多花几年的时间还给我好了。”

      听到莫释北宽慰的话语,苏慕容心中反而更难受了,看这条路也是自己选择对父亲最有利的,她无法拒绝。

      “我会好好经营苏扛着镢头氏的。”苏慕容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对了明天我会去建厂现场去看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属于你自己的工厂。他胸中的小鹿便不停地冲撞”莫释北笑着说道。

      苏慕容一听,也提起了一些兴致,当下便笑着点头说道:“当然好啊。”

      苏父那边的事情已经提上日程,苏氏目前也是蒸蒸日上,苏慕容靠在沙发上,觉得这日子总算是慢慢地好起来了。

      想着父亲即将要离开了,苏慕容决定还是回去给父亲收拾一下东这么大的公司西,说不定还有什么用得上的。

      现在苏慕容也学乖了,无论去哪里都会先给莫释北报备一下,后者只是叮嘱她要小心一些,倒也没有过多的限制她的行动。

      随后,小姜便亲自过来接苏慕容了。

      因为苏安然还在医院,苏家老宅的保姆也放假了两天,只有管家一个人在。

      管家看到苏慕容过来,显得很是惊讶,连忙小跑过来,问道:“大小姐,您怎么亲自过来了,二小姐那边有需要的东西,我已经差人拿过去了。”

      苏慕容笑笑,无论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家,总是格外的亲切。

      “管家,这次我回来,是想拿一下父亲的东西,父亲现在情况好转,我想送他出国治疗!”苏慕容开心地分享着消息。

      管家一听,皱纹纵横的脸上也出现了笑容,褶子也变得更深了,他忙说道:“是吗,苏总那边有好转的迹象了?”

      苏慕容笑着点了点头,就听管家有些感概地说道:“这一晃也快一年了,苏总总算是有动静了,相信等他醒来看到大小姐把苏氏打理的井井有条,也会十分高兴的。”

      回到家里,苏慕容脸上的笑容也明显多了几分,听到管家说的话,苏慕容也充满了憧憬,她点头说道:“是啊,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

      和管家寒暄完之后,苏慕容便上了楼,她先是拿了一些父亲平常喜欢的几套的衣服,说不定在那边用得着,其余的倒是没有必要拿了。

      苏慕容推开了父亲的书房,里面的一切都是按照原来的摆设放着,可能是因为经常有人打扫,一切恍若昨昔。

      想到以往,苏慕容的心情也不由地有些沉重起来,她缓缓地坐在了办公椅上,想着父亲办公时候的模样,忍不住叹息一声。

      宋易熙这个渣男,她绝对不会就这样放过!

      苏慕容眼里满是恨,就在她起身要离开的时候,目光却是注意到桌子底下的一层暗格,不禁微微皱眉。

      起先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可等她试着拉开抽屉的时候,才发现竟然真的可以打开,而里面放着的,是一块地契。

      苏慕容微微皱眉,她简单地看了一下,是位于郊区的一块待开发区,不过以前怎么都没有听苏父提起过?

      苏慕容连忙打开电脑,在电脑上简单地查了一下,却发现这你不知道吗?你难道还想让我再戴一顶绿帽子吗?”“我怎么给你戴绿帽子了?我和他并没有怎样块土地目前竟然是属于宋易熙。

      苏慕容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再次细细查看了一番手中的地契,应该是没错了。

      只是,这件地契怎么会到宋易熙的手上?

      苏慕容忽然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当下拿过地契,匆匆忙就要离去。

      临走前,管家还是唏嘘不已,苏慕容却是无暇再听,拿着东西就冲了出去。

      “苏总,您这是怎么了?”小姜在车里看到苏慕容脸色冷的可怕,不由地问道。

      苏慕容脸色一沉,将手里的地契拿了出来,直接说道:“小姜,你给我查一下,这可此时这把锋利无比的刀就像一把她的玩具块地契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宋易熙名下?”

      小姜听罢,也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而后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去安排。苏总,我们现在是回家,还是去公司。”

      “去莫氏吧,刚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和莫总商量一下。”苏慕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愈发头疼起来。

      等到了莫氏,平常一直守在外面的沈渊并不在,苏慕容也没有多想,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释北,这件事情可不是玩笑,你看看莫氏现在的股票,我跟你说莫氏现在虽然是你掌权,但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莫老爷子一脸愤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