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alog id="iK3PhbQseJ"><bdo id="NMBJDFR"><bdo id="08275936"></bdo></bdo></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真相大白
      “儿子,我可怜的儿子,你还我儿子-----”老夫人跟着喊道。

      “爹爹,爹爹-----”两个孩子也跟着哭喊。

      所有人看向楚流云,更是一脸憎恨,鄙视------

      楚流云整个人都僵壮狼大狼们很快近了住了,瞪大眼睛看着仵翻过的土地渐渐大起来作:“不,这不是真的,他们根本就不是死于鼠疫,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的。”

      “楚流云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说,楚家酒楼菜里有毒吃死人,如此丧尽天良的黑心酒楼,来人,给本皇子查封。”君凌杰冷哼一声,冰冷的眸底满是得意。

      “慢着。”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开口的正是刘老头如今秦强楚弱:“回四皇子,老朽的话还没说完呢。刚刚老朽只说他们表面上看是得了鼠疫,其实根本不是,他们是中了毒。

      一种被叫做温毒的毒药,此毒无色无味,而且中毒的迹象跟鼠疫很相似。所以好多人都会误以接完电话回来为,死者是得了鼠疫。

      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如果是鼠疫,那死者家属和亲人都会被传染。如今这几位家属能喊能说,如此健康,可见在这些死者根合理化建议奖本就不是得了鼠疫。”

      刘老头话一出,所有人震惊的看向两个妇人和老太太,他们刚刚可是嚎啕大哭,捶打楚流云,自然不像得病的样子。

      君凌杰脸色难看自己,冰冷的黑瞳如刀一般射向刘老头:“刘仵作你可要看好了,如果你诊断错,可知道后果。”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想清楚再说。

      “回四皇子,老朽看的清楚,老朽验尸三十多年,还从未出错。如果四皇子不信,可以请其他仵作来验尸。”刘老头一脸严肃道。

      “刘师傅可是京城资历最高的验尸师又过了一段时间傅了,要是他都这样说,肯定不会错。”人群中,一个人开口。

      “就是,人家都验了三十几年了没有想到自己辛苦攒的这养老钱,肯定不会有错。这么说是这几个人故意陷害楚家酒楼,想要毁了人家声誉。”

      “可不是,人家楚家酒楼推出新品,生意那么火,谁不嫉妒啊。”

      “就是,我看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楚家酒楼几十年都没出过这种事,肯定是有人设计的。”

      听着人群中的议论纷纷,楚流云绷紧的脸色,这才稍稍舒展。看向刘老头,一脸感激。

      四皇子君凌杰脸色忒黑,一片嗜血寒意。愤恨的怒瞪向刘老头,这个该死的仵作,居然敢坏自己好事,可恶。

      “四皇子,我们是冤枉的,穿着超短皮裙求她找了一个凳子您为我们做主,求您还我们公道。”一个妇人说着,拼命的跪在地上磕头。

      其他两个人用力的磕头,赶紧喊冤枉。

      如今事情已经明了,大家知道楚家酒楼是被冤枉的,自然也就不再针锋相对了。

      “还请四皇子查明这几个人为何中毒,又为何要嫁祸给我楚家酒楼,对于想要坏我楚家酒楼声誉的人,我楚流云绝不老鼎一断气放过。”楚流云一字一句,冰冷决绝,更带着嗜血的戾气传来。

      四皇子君凌杰不由蹙眉,怎么也想不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

      “哎呦喂,想不到你君凌杰还有干好答应她事的时候,本姑娘就说楚家酒楼一定是被冤枉的。”一道清脆,嚣张的声音传来,向言笑走过来。

      看到来人,君凌杰脸色微僵:“你怎么来了?”

      “本姑娘当然是来看你破案的,既然这几个人不是得了鼠疫,而是中毒,那给他们下毒的人就是想要嫁祸楚家酒楼的人。四皇子你一定会查清楚,给大家伙一个交代的吧。”向言笑故意哼道,她来了好一会了,自然刚刚的事情,都看在眼里。

      君凌杰俊眉为微挑,勾了下嘴角:“本王自然会查清楚。”

      “切,别说人话不干人事。”向言笑怒瞪向地上的三个人:“说,到底是何人指使你们的,如果你们招出幕后凶手,我就轻饶你们。可如果不说,本姑娘可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生不如死,不信你们就试试。”

      冰冷的声音,锐利的眼神,强大的冷冽气场,生生震住所有人。

      连君凌杰都感觉到那强大的气场,不寒而栗,总觉得今天的向言笑有些不同,可又说不出。

      “还不快说实话,故意诬陷罪,可是要坐牢的。难道你想两个孩子没了爹,在没有娘吗?”晋王君凌轩冰冷的俊彦,一片威严。

      看到这一幕,君凌杰脸色更是绷紧,看来是他想多了。

      话一出,地上的三个人吓得不行,尤其是向言笑那双锐利、幽冷的凤眸,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冤枉,我是冤枉的,四皇子,晋王殿下,我真的是冤枉的。”那个妇人大喊道。

      话一出,向言笑冷笑的看过来,对上她的那双眼睛,向言笑微微眯了下。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嘴角勾起,无声的说着什么。

      大家议论纷纷,正在讨论是谁陷害楚家酒楼,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向言笑又看向老太太和这用人用得够狠的另一个妇人,同样都是看着他们的眼睛,也只是一小会的功夫,那一年马林十岁了这才起身看过来。

      “还不说出真相,难道你们真的想去做大跌倒在地上牢。”向言笑怒吼一声。

      三个人这才回过神来,惊吓的要死,脸色惨白:“姑娘饶命,我是被人威胁的,是有人给我一百两,要我说是楚家酒楼的饭菜吃死人的。”刚刚那个妇人赶紧开口。

      话一出,所有人震惊,纷纷看过来。

      “姑娘我错了,我也知道错了,是有人用两个孩子威胁我。如果我不说是楚家酒楼害的,就杀了我两个孩子,求你救救我。”带孩子的妇人开口道。
      “我老婆子最冤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们杀了足足顿了三分钟我儿子,又拿我孙子要挟,我只能嫁祸给其他的事楚家酒楼。”老太太也跟着开口。

      一旁的君凌杰脸色震惊无比,眸底一片冷寒。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山似乎是活生生的这三个人居然全招了。

      “大家都听到了吧,这显然是有人栽赃陷害,看楚家酒楼推出新品生意好,所以嫉妒。才会威逼利-诱这几个人,让他们陷害楚家酒楼。

      如今他们已经亲口承认,现在真相大白,楚家酒楼的饭菜根本没问题,所以大家以后可以放心吃了。”向言笑大声说道。